世界军武图鉴:步兵打垮战车?阿卡德如何成为人类历史第一个帝国

时间:2020-10-1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\u003cp>\u003cstrong>阿卡德帝国\u003c/strong>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帝国,它已经具备了后世帝国的诸多特点,比如幅员辽阔(相比于那时的城邦国家)、多元民族和中央集权。在这个帝国一百四十多年的历史中,搏斗赓续不息……\u003c/p>\u003cp>阿卡德人,是闪族的一支,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旁边来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定居,生活在苏美尔人的北方。他们是贸易友人,意外也相互冲突。在永久的交流过程中阿卡德人从苏美尔人那里学习了许多东西,包括楔形文字、神话系统和当局形态等等。而阿卡德人则向人类雅致贡献了他们的发明——帝国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阿卡德帝国(约公元前2334-公元前2193年)阿卡德步兵。\u003c/strong>阿卡德的近战步兵继承了苏美人的青铜头盔,身体防护方面感觉更灵活。一向异国找到阿卡德人文物中有盾牌的现象,以是就先不瞎画了。武器方面,装备有长矛、战斧、匕首。阿卡德人的战斧是一栽宽刃斧,更正当抨击护甲薄弱的现在的。阿卡德人的战斧,采用套绑结相符的固定手段,造型望上往很有特色~。一栽单边固定矛头的手段,很方便铸造。这个纷歧定是阿卡德人的技术,只是望到了,在这边记录下来。真是各村有个村的高招啊……阿卡德人在服饰上,有些士兵给头盔后部添装了“屁帘儿”用于遮阳,流苏装饰是阿卡德人的特色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如何分辨苏美尔人和阿卡德人。\u003c/strong>苏美尔人的光光造型和界限民族大胡子们都纷歧样。推想苏美尔人互相征战的时候不会用“首级”来论功走赏,这个……光光的不大益拿呀~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6894E56F87CF9DA86BBDE458E93639FB45C40CEC_size653_w636_h953.png" data-imagewidth="636" data-imageheight="953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阿卡德弓箭手。\u003c/strong>据说阿卡德军队是第一支大规模行使弓箭手的军队,能够这就是他们骤然兴首的因为?不管怎么说,与苏美尔时期的文物相比,阿卡德时期的文物上弓箭手的现象很常见,并且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所持有的弓箭,清晰带有复相符弓的特征。倘若真是云云,那可是阿卡德人的大杀器。复相符弓是壮大的军事创新,之前在古埃及篇介绍过,它的射程和威力都广大于单体木弓。埃及人要在五百年后才在希克索斯人那里领教了这栽武器的威力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异族佣兵弓箭手。\u003c/strong>阿卡德军队中有一些从两河流域周边地区来的异族佣兵。有一栽说法是,复相符弓是中亚的游牧民族发明的,这些民族佣兵把复相符弓带进了阿卡德军队。这是阿卡德国王纳拉姆·辛的记功碑上,复相符弓的造型。能够望出有些像后世通走的三角弓,而它的弯线又与一千多年后的波斯复相符弓有诸多神似之处,倘若是来自伊朗高原的异族佣兵将复相符弓引入了阿卡德军队,说不定两者真有云云的渊源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C4EDC534FDE3C8A8CE9058223F99BB23032D44F1_size617_w635_h955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150.39370078740157%;" data-imagewidth="635" data-imageheight="955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萨尔贡大王与阿卡德帝国的竖立\u003c/strong>阿卡德帝国的开国君王萨尔贡,被誉为“帝国发明者”,他的身世颇为传奇,据说刚出生就被老妈装进篮子里,用焦泥封盖,扔进河中……话说摩西呀……不是,萨尔贡呀,后来被一个园丁捡到并抚养,长大后当上了基什国王的内臣,后来争夺了王位,竖立了阿卡德帝国。然而不久之后,萨尔贡就面临了一个厉峻的提战。(吾要不哭两声推想都不会有人清新内里会有个孩子……)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7B6CB252C0DE49B2F2FE49C65355149F7C8C9A26_size753_w1080_h813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75.27777777777777%;" data-imagewidth="1080" data-imageheight="813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卢添尔·扎格西。\u003c/strong>与萨尔贡同时代的苏美尔国王,一路先他是乌玛的国王,后来逐渐同一了苏美尔诸城邦并在乌鲁克称王。此时是他总揽的第25年,实力如日中天。基什王位被一个阿卡德人争夺是无法被容忍的,于是这位苏美尔之王,机关了一支由50位苏美尔王公构成的联军,亲征萨尔贡,面对这个复活的幼国,这场搏斗益像易如反掌……然而……输了……据说卢添尔·扎格西战败被俘,萨尔贡给他戴上了狗笼头,带到尼普尔城的恩利尔大门前。一代苏美尔之王就云云受辱身物化……不清新这场战斗,阿卡德人详细是怎么打赢的,但是倘若是由于大规模行使弓箭手,那对长途火力贫弱的苏美尔军队来说,实在是个不幸,稀奇是战车部队,那上千头近乎裸奔的野驴……阿卡德帝国在此战之后一发不可收拾,在席卷了苏美尔地区之后,向东打败了埃兰人,洗剑波斯湾。向西推进到了地中海沿岸,还准备进入幼亚细亚,但是据说由于士兵叛变异国成走。萨尔贡大王执政50余年,通过三十多场战役,慑服了大半已知领土。尽管如此以现在的眼光望来,阿卡德帝国的疆域基本被局限在两河流域的平原地带。东西两端是海洋,南面是沙漠,北面的山区根本打不进往。阿卡德人益像不必战车作战,也实在异国找到阿卡德的战车的现象。因为能够是太甚腾贵,有这些费用不如多养些常备军更划算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9060DB6E919407DC0886FD0928484FE27F7036CA_size1177_w1080_h812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75.18518518518519%;" data-imagewidth="1080" data-imageheight="812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阿卡德军旗。\u003c/strong>在纳拉姆·辛记功碑上的士兵们持有两面军旗,其中一壁损坏厉过于重,暧昧的无法辨认,另外一个望上往很像伊什塔尔女神。伊什塔尔是阿卡德人的搏斗与喜欢情女神,人类故事永世的主题,以是吾认为把她的现象行为军旗是一栽相符理的推想。毕竟这可是传说中宠喜欢萨尔贡的女神呀!详细怎么宠喜欢……嗯……不清新!这位伊什塔尔,美索不达米亚的神明们真是奔放,而且益像都跟狮子过不往。下图是公元前2200年旁边一个滚筒印章上伊什塔尔女神的现象,行为吾是一点都没敢改,就是这么彪悍!都这么彪悍了,这栽发色不太甚吧?由于印章画面太幼望不清伊什塔尔背后插的这些是军旗照样武器,就当是武器吧!伊什塔尔女神的彪悍和狮子站不首来又趴不下往的窘态,在这个幼幼的印章上外现的淋漓尽致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阿卡德军队。\u003c/strong>阿卡德军队与苏美尔军队最大的差别就是有更多的常备军。据说萨尔贡有一支5400人的亲卫队。他本身就说过,每天有5400名士兵在他眼前吃面包。这是多大一食堂啊!也就是说阿卡德帝国起码在首都就有5400人的常备军。这可是比每个苏美尔城邦的六七百常备军要猛多了。阿卡德帝国这140多年中,不管是对外膨胀、弹压叛乱、照样招架外敌,搏斗从未中止。萨尔贡的两个儿子别离在位9年和15年也相继被黑杀……这个帝国也真够乱的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纳拉姆·辛 Naram Sin。\u003c/strong>纳拉姆·辛是萨尔贡大王的孙子,公元前2254-2218年在位,此公据说相等能打,十足不输他爷爷,甚至还进走过海上远征,创造了阿卡德帝国的鼎盛时代,自称“宇宙四方之王”。他留下的一块记功碑现在珍藏在卢浮宫,上面他的造型极其拉风,在青铜头盔上添了牛角装饰,手持复相符弓和一支庞大的箭,被多多士兵簇拥,脚下还踩踏着战败者的躯体。头盔上还有阿卡德风格的发带和发髻的装饰。脚下的战败者脸部朝向……他就是这么刻的……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D31CDFE6BFBF31CA4A2CE367E4B9E4DF8694862C_size1262_w1080_h808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74.81481481481481%;" data-imagewidth="1080" data-imageheight="808"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一些感言……\u003c/strong>有些学者说不克十足置信古代艺术作品的中的现象,这话有道理,但是吾想说在异国实物证据的时候,置信古代艺术作品中的现象是最靠谱的选择,由于依照实物描绘,是最省事、最不费脑子的完善做事的手段,不是每个美术做事者都喜欢随时随地开脑洞首飞的,稀奇是古代制作壁画浮雕的工匠们。\u003c/p>